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2012moban/loginstb.htm
华图教育-第一公务员考试网
028-86755760
18010526557
四川分校

  绵阳公务员笔试热点:中国最贫困地区如何逆转命运

  西海固,是人们对宁夏南部地区包括原州区、西吉、海原等7个贫困县的总称。这个地区以干旱贫瘠闻名,曾被联合国有关机构列为“最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区”之一。其中,西吉县的缺水和贫困问题尤为突出。2014年7月20日至 26日,我们一行七个青年人,作为中央国家机关青年干部“根在基层,情系民生”调研实践小分队,进驻宁夏西吉县新营乡玉皇沟村。6天的蹲点调研,让我从此难忘西海固。

  资料图:这是宁夏西吉县平峰镇王庆村,面对武警战士千辛万苦送来的水,村里的孩子看到输水管上破了一个小洞,将嘴搭在喷出的细流上,不愿浪费丝毫。新华社 记者王鹏 摄

  缺水,仍是头号问题

  从银川到西吉,一路往南有七个小时的车程。在我脑海里,贫瘠的西海固应该是大漠孤烟直,或枯藤、老树、昏鸦的情形。可是,沿路的景色却鲜有赤地千里的景象,路两旁的小山都被绿色植被所覆盖,只是在视线遥远的地方,才让人觉得有一点黄土高原的影子。正思忖着,天空突然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,道路两侧烟雨朦胧,竟有点江南水乡的意味。“这,就是西海固的样子么?”我疑惑地问。司机师傅解释道,宁夏这几年越来越重视生态,退耕还林、限制放牧、引黄灌溉,这绿色可是花了大力气培养出来的,不容易着呢。为当地高兴的同时,我心里有点窃喜:满眼的绿色,缺水的情况应该没那么邪乎吧,哼。

  晚上八点,我们终于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——西吉县新营乡玉皇沟村。我们被安排在杨生合大爷家,五个女生住一间,两个男生住一间。五个女生在一个大炕上排排睡。我们好几个都是第一次住大炕,七嘴八舌地一面聊天一面就睡着了,居然谁都没想起洗漱这事儿。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。

  第二天早上起床,我们的领队大姐端了一个脸盆进屋。“大姐,哪儿弄的水,我也打水去。”我拿着脸盆就要往外走。大姐看了我一眼说:“你不用去了,我都给端过来了。”我一看,就三分之一盆水。“这是我们五个人的?”大姐重重地点了一下头,随即又摇了一下头:“不,七个人的。”这是我第一次直观地感受到当地水的宝贵,屋里一下子就安静了,姑娘们赶紧翻包里的湿巾,在脸上擦一擦就算洗过脸啦,刷牙也是小心翼翼地从盆里倒一点点水出来。平时的生活中,我还一直以为自己是“节水小卫士”,其实不过是被城市生活宠惯了的一点小矫情而已。接下来的几天,大家是刷牙洗脸能省则省,一滴水都不敢浪费。

  在我亲身体验过打水以后,我明白村里的水为什么金贵了。玉皇沟村全村445户,共1843人,全村唯一的水源,是一口30多米深的水井。井口只能勉强放进去一只桶,30米大概是10层楼的高度,一桶水从井底摇上地面,力气小的人还真需要两个人轮换使劲儿,否则装水的桶很容易半途就掉下去。

  村里人告诉我们,玉皇沟村长约10里,宽约6里,由于居住分散,取用井水要走很远的路,主要依靠窖水作为日常生活用水。但窖水作为饮用水会带来一个问题,因为它不够卫生、碱性较重,肠胃反应大,被当地人形象地称为“叫水”“搅水”。

  宁夏近年来实施了退耕还林、封山禁牧措施,生态效益提高了,但西海固地区的降水量和蒸发量依然缺口较大。以往的西海固地区年降水量只有300毫米左右,这几年环境好一些了,能够达到450毫米,可蒸发量还是高达2000毫米以上。年人均可利用水资源量仅95立方米,不到全国平均水平的1/20,“一方水土养不了一方人”的状况并没有得到明显改善。至于这几天在下雨,村民调侃说:“这天气也是奇怪,前两天快把人热死了,怎么盼雨都盼不来。贵客一来就下雨,看来是你们把福气给带来了,你们要是不走了,说不定西海固就不缺水了。”

  土豆,只能填饱肚子

  西吉的天气,7月天孩儿脸,说变就变。短短6天,我们就经历了从酷暑到严寒再到酷暑的变化。从北京出发的时候我们都是短袖,在银川时怕冷的女生早上顶多加件薄薄的小外套。到西吉赶上下雨,三伏天每个人都跟俄罗斯套娃似地穿上了所有能往身上套的衣服,最外面还裹上一层厚厚的迷彩服,依然冷得打哆嗦。而最后一天太阳刚露头,又酷热难忍,阳光灼在身上跟刀子一样,烫得发疼。

  这里的夏季炎热而短促,冬季寒冷而漫长,日温差较大,年平均降水量少,且大部分降雨集中在7、8、9三个月。这样的气候条件,夏粮作物像小麦、玉米、豌豆等因为春夏连旱,产量很低。于是,马铃薯这个适宜旱地种植的作物就成了西吉人的“救命蛋”,养活了世世代代贫苦的西吉人。并且,因为特殊的气候和土壤环境,西吉的马铃薯个大、皮薄、肉嫩,品质优良。2004年2月,西吉县被命名为“中国马铃薯之乡”。

  西吉家家户户都种马铃薯,杨大爷家即是其间一户。杨大爷家是一座新盖的小平房,两间屋子,尽管不大,但很豁亮。咱们刚进门那天,就老两口在,大爷大 妈传闻咱们是从北京来的,格外热情,招呼咱们进屋坐下后,大妈回身给咱们端了一盘馓子:“吃,吃点,自家做的,好吃哩。”大爷开端跟咱们唠家常。

 杨大爷本年五十多了,说话思路格外清晰,也很善谈。他掰着手指头开端给咱们算账:“咱们老两口加上儿子、媳妇四个人,种地主要是我和我儿子,一亩地产 2000斤马铃薯,最佳品相的马铃薯能够卖到八毛钱一斤。一年的毛收入最高也即是16000元吧,除了土地上的投入,一家人一年的收入也就万把块钱,吃饭是够 了。”

  “大爷,您这房盖得不错,挺气派啊。”我吃了一口馓子。

  “那是,还是政府好。我这房,是危房补助盖的,政府给补贴了两万二,我自己掏了点,不多。村里像我这样建起新房子的,不少呢。”大爷说到房子的事情,频频竖起大拇指。

  村干部告诉我们,村里青壮年大部分都外出打工了,目前村里留下的大都是儿童、妇女、老人,50岁以上的人是种地“主力军”。虽然政府在推广马铃薯新型技术等方面做出了不少努力,但村民文化程度低,马铃薯的产购销又没有形成体系,这就使得农民在土豆经济利益链条里的话语权比较弱,不具备承担市场风险的能力。

  “吃饭靠种地,发展靠补贴。”我的脑子里,突然想起一位当地干部介绍情况时说过的一句话。

  那么,玉皇沟村的明天在哪里?

  知识,才能改变命运

  24岁的马敏,为当地群众摆脱贫困尝试了一个新的发展思路。

  离开西吉的倒数第二天,当地干部带我们考察了碱滩村的田园壹号生态农业有限公司。

  进门的左手边是一排整齐的平房,平房的外面罩着一圈铁丝网,平缓悠扬的音乐正通过几个大喇叭向外播放。“今天下雨温度低,鸡群都缩到他们的小房子里去了。”梳一头短发的马敏清爽干练,讲一口带着浓重宁夏口音的普通话,她领着我们参观。“咱们农场现在有林下养殖基地2000亩,种鸡舍2000平米,雏鸡舍600平米,种鸡12000只。来,你们跟我进来看看鸡群。”

  “好漂亮呀,这哪是鸡啊,分明就是凤凰的缩小版嘛!”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。七彩山鸡羽毛华丽,颈下有一圈白色环纹,像扎了一条白色的小丝巾;而绿壳蛋鸡则通体羽毛乌黑发亮,体型也较七彩山鸡小。“之所以叫绿壳蛋鸡,是因为它下的蛋是绿壳的,营养价值比较高,这种鸡咱们宁夏目前只有我们一家有。”马敏说起她养的鸡头头是道,就跟介绍自己家孩子一样,眼里闪着自豪的神采。

  村干部向我们介绍,马敏虽然年龄小,可是胆子一点都不小。她2011年从宁夏教育学院毕业后考上“三支一扶”,在永宁县闽宁镇做文秘,天天跟惠农政策打交道,看着国家那么多好政策,自己就毅然回到家乡搞起养殖,开始了自主创业的道路。

  “创业路上很苦吧?”我问马敏。她笑一笑说:“也没你们想的那么艰苦,政府支持我挺多的,不少问题都是政府帮着解决的。这不,乡党委张瑞书记今年还帮我协调供电所呢……刚开始办养鸡场的时候比较苦,经验不够,宁夏这边气候不好,一下雨温度特别低,鸡容易感冒,一感冒就容易死亡。有时推开门,一间鸡舍死30多只。每天都数,还记下每天死了多少鸡,后来死得太多都没法记了。开始还苦笑,最后连哭都没有眼泪了。别的都行,就这死鸡,我承受不住。最伤心。”

  马敏指着养鸡场对面的小山给我们看,郁郁葱葱的一片,基本都是金银花等药材,这是她目前正大力投入的另外一块业务。“金银花特别耐旱,种上以后基本不用管,但摘金银花的时间比较讲究,如果碰上连阴雨天,成熟的金银花就跟枸杞一样容易烂。”她说。

  令人赞叹的是,这个90后的小姑娘,不仅自己挣钱,还带着大伙儿一起挣钱。去年一年,仅靠鸡蛋和卖鹅的收入,就赚了20万元,最多的时候还解决了当地40个人的务工问题。马敏还联合15户农户,注册成立了养殖专业合作社,这种公司+专业合作社+农户的农业产业化发展模式,在自身发展的同时也带动了当地农户发展。

  一直默默地跟在马敏身后的是一个皮肤黝黑的小伙子,他是马敏的新婚丈夫,话不多,但忙前忙后都是他张罗。看来,马敏在收获事业的同时,还收获了一份甜蜜的爱情。马敏,是西海固新生代的代表。

  6天的蹲点调研,时间虽短,却让我们这些来自机关的青年人感受了西海固,这种感受虽然还较肤浅,但很真切,也很受教。

  离开玉皇沟村的车缓缓驶出村口,车里的我们用力跟车外的乡亲们挥手,我眼里的泪花忍不住还是滚出了眼眶。玉皇沟是西海固的一个小小缩影,这块土地是干旱贫瘠的,但这块土地上的每一个人都值得尊重和赞美,他们用淳朴、善良、坚韧让西海固的今天比昨天好很多。我坚信,西海固的未来一定会更好。(作者: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 沈定,注:小分队中,中国劳动社会保障出版社姚曜、中国健康教育中心粟灵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王瑞龙对本文亦有贡献)

(责任编辑:四川华图)
    • 热门分站
    • 热门地市
    • 热门考试
    • 热门信息
    • 热门推荐